顶部右侧 | 自行修改 顶部左侧内容
  •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变装伪街 > 正文

    在家偷偷化妆穿丝袜的体验

    jpw411 2019-03-22 2182 浏览 0 评论

    刺啦一声,拉开布帘,书柜的某一层静静地沉睡着一只盛满棕黄色福尔马林溶液的玻璃罐。里面封印了变性手术切除的阴茎海绵体和两颗睾丸。张亚宁满意地对着曾经拥有的男人标志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捧起玻璃罐,稳稳地放在书柜的更上一层。

    “步步高升!”张亚宁闭上眼睛,脑海中自动同步了这样一幅画面:古代的太监获得晋升后,净身师傅会把他那割下来的宝贝抬到木架的更高一层,寓意主人的飞黄腾达。如今的自己,可不就是当代的阉人么?

    五分钟前,张亚宁与读高中的女儿张美嘉通了电话。出乎意料的是,女儿非常爽快地认可了张亚宁与富豪戴家的交易。血统上是戴氏集团总裁戴健鹏私生女的张美嘉,将在生父资助下赴新加坡留学,回国后正式认祖归宗,继承戴家的产业。作为代价,张亚宁得到一大笔启动资金,终于可以开办梦想中的少儿舞蹈学校了。

    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十几年如一日把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养女拉扯大,张亚宁实在太了解张美嘉的性格了。她和自己一样,都是富于幻想,又能够冷静面对现实的人。不需要太多的沟通说服,张美嘉可以立刻理解张亚宁的意思,并且平静地接受互惠互利的安排。张亚宁就这样顺利“卖”掉了一手养大的女儿,心底虽有一丝内疚与不舍,但更多的是卸下负担的轻松。

    作为一个男孩降生于世上,张亚宁却从小对女孩子的白丝长筒袜有一种特殊的情结。本来和男孩子差不多的女孩子,一旦穿上洁白的长筒袜和花花绿绿的小裙子,在张亚宁的眼中,瞬时化为美丽的小精灵,纯洁的小天使。长筒袜和裤子不同,是紧贴在小腿上的,宛如第二层皮肤,而松松垮垮的裤子只有御寒的作用,无法衬托女性的腿部曲线。放学的路上,张亚宁常常目不转睛地盯着女生们的白丝袜,目送她们蹦蹦跳跳有说有笑地去上舞蹈班,内心充满羡慕。他无数次梦见自己变成小女孩,穿上轻飘飘的纱裙和白丝袜,和女同学一起跳拉丁舞。醒来上厕所,他无比失望地发现那根多余的小肉条依然结结实实地长在裤裆里,拽不下来。他坐在坐便器上,按住小叽叽,学着像女孩那样撒尿。不听话的小叽叽却总是骄傲地昂起头,喷得到处都是。w650 (2).jpg 在家偷偷化妆穿丝袜的体验 变装伪街

    渐渐地,张亚宁对丝袜的兴趣发展到成年女性的身上。大街上那么多大姐姐和阿姨,无论相貌美丑,只要腿上裹了一层朦朦胧胧、似有似无的肉丝袜或黑丝袜,就会吸引住眼尖的张亚宁。她有没有穿高跟鞋?下身穿的是短裙还是热裤?她的腿粗不粗?丝袜有没有皱褶?这些都是张亚宁的关注点。他甚至开始讨厌光腿穿裙或穿宽松裤子的女性,尽管这种念头十分无理并且可笑。没有人知道,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心中有着怎样的隐秘欲望。

    小时候,张亚宁几乎没有接触女装的机会。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各自组建家庭,互相推脱不肯抚养他。他是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邻居也尽是退休老人。萌生了男扮女装的冲动后,张亚宁悄悄翻遍了家里的衣柜,没有找到一件花哨的女装。有一次,家属院里老房子拆迁,张亚宁从废墟里扒出一条黑色的短裙,一双印有小黄花的白布鞋,如获至宝地收藏起来。趁爷爷奶奶不在家,他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费力地套上短裙,穿上布鞋。对于一个发育中的大男孩,裙子和布鞋的尺寸已经有些紧窄。在短裙的束缚中,张亚宁感受着布鞋对脚趾的压迫,满心欢喜地走向坐便器,决心完成一次真正的女孩子的小便。

    妈妈每隔一段会来探视张亚宁,带他去新家过一个周末。张亚宁趁这个机会,偷走了妈妈几条穿剩下的连裤袜。连裤袜藏在腰间,绕了一圈又一圈。第一次尝试丝袜的新鲜体验,张亚宁终生难忘。他无师自通,学会了怎么把紧绷的丝袜卷起来,套在脚上,慢慢往腿上拉,一直提到腰部,再拽一拽膝盖上、大腿根部的丝袜皱褶,令富有弹性的尼龙纤维完美贴合腿部肌肤。他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津津有味地抚摸属于自己的丝袜美腿,然后再将两腿并起来,使丝袜互相摩擦,发出好听的沙沙声。摩擦的热量通过大腿上的神经,为大脑所感知。那种暖暖的感觉,真的十分美妙。他的第一次遗精,也是在丝袜和女性内裤的帮助下完成的。

    妈妈最终发现了儿子的怪癖,痛斥了他一顿。从妈妈那里获得丝袜的途径断绝了,张亚宁胆大起来,去超市买丝袜。他将浪莎丝袜混在一大堆要买的商品之中,祈祷收银员不要留意到丝袜的购买者。他不知道,那些收银员姐姐或阿姨,在他抱着珍贵的丝袜付款离开时,是用怎样的眼光注视自己的背影



    相关推荐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