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右侧 | 自行修改 顶部左侧内容
  •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变装伪街 > 正文

    为了荣誉我穿上女装上台演出

    jpw411 2019-03-22 2570 浏览 0 评论

    “首先表演的是奉阴浑北新区妇幼保健院精心准备的合唱《喜洋洋》,指挥李秋萍,大家鼓掌欢迎。”谷姐报着节目。

    我和众姐妹一起站在篝火前,面对会场,李主任和着大功率音箱发出的音乐打着拍子。

    喜酒喜筵引得喜鹊歌唱

    喜事喜糖亲吻我的脸庞

    捧一束鲜花为咱生活道喜

    喜滋滋的父母健健康康

    ………………

    喜看我的家园

    喜看我的家园和谐吉祥

    喜洋洋

    喜洋洋

    一曲结束,掌声四起。

    接着,两个单位准备的节目交替表演。崖州妇幼保健院为了表示对我们奉阴同行的尊重,还演出了女声小合唱《奉阴奉阴我的故乡》,尽管这首歌原唱为男生四重唱。

    “下一个节目,女声独唱,《请到天涯海角来》,演唱者刘婷婷,有请美女刘婷婷小姐。”

    我现在已经习惯别人喊我为美女和小姐了,尽管小姐一词容易引起歧义。

    为了追求演出效果,李主任不知从哪里给我找出一件演绎着简约风格的黑色抹胸裙,穿在身上后白皙娇嫩的细长肩颈就裸露着,紧紧地兜住只贴着胸贴的胸部,轻描淡写地勾勒出一道美丽的风景。下身是一件灰色针织小裙,尽情地彰显着甜美可爱形象,再配上黑色罗马高跟鞋的不羁,调教出一种说不清的醉人辣妹味道。

    从谷姐手里取过麦克风,大大方方地走到篝火前,伴随着熟悉的音乐,甜美的歌声从我的嘴里传出。

    请到天涯海角来

    这里四季春常在w650 (2).jpg 为了荣誉我穿上女装上台演出 变装伪街

    海南岛上春风暖

    好花叫你喜心怀

    三月来了花正红

    五月来了花正开

    八月来了花正香

    十月来了花不败

    来呀来呀来呀

    来呀来呀来呀

    来呀来呀

    来呀来

    伴随着最后一句“来呀来”,我很自然地伸出右手,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台下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而我那位刚结识不长时间的姐姐刘晓伟竟捧着鲜花送到我的手上。真没想到,人生的第一次有人给我献花竟出现在这回海南行。于是深深地闻了闻献花的芬香,激动地扬起手中的鲜花,不管胸前的波波是否波动,更加深情地往下唱着。

    请到天涯海角来

    这里花果遍地栽

    百种花果百样甜

    随你甜到千里外

    柑桔红了叫人乐

    芒果黄了叫人爱

    芭蕉熟了任你摘

    菠萝大了任你采

    来呀来呀来呀

    来呀来呀来呀

    来呀来呀

    来呀来

    一曲终了,叫好声、口哨声此起彼伏,我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会场四周竟吸引来那么多的围观者。走到我就座餐桌,晓伟姐更是高兴的迎了过来,跟我击掌表示祝贺。“妹妹,你唱的太棒了!我看比原唱还要好!”

    “姐姐过奖了。”我连忙道着谢,“多谢姐姐的鲜花。”

    我参加的最后一个节目就是刚刚排练的歌伴舞《万泉河水清又清》,我换上还散发着高姐体味的演出服装,和众位姐妹们演绎出一曲新时代的军民鱼水情,毫无疑问演出是成功的,并将演出现场情绪推到了一个[gao_chao]。

    伴随着《难忘今宵》的音乐,参加篝火晚会的两地娘子军们,纷纷走到篝火前的空地,放情地唱着、跳着。看到认识的,大部分叫不出姓名的大姐姐们扔掉了往日的矫情和矜持,忘情地迈动着脚步、扭动着身子,狂乱地摆动着娇柔的身体,一时间美女们胸前波波上下晃动,美臀颤颤,长发飞舞,看的我是眼花缭乱,心里发痒。于是用力地扬起自己的上肢舞动着自己的肩膀,更加卖力地舒展着自己的胯部,甩舞着自己的垂肩秀发,尽情地融入到狂欢的氛围中。

     

    (二十五)

    篝火晚会圆满结束,晓伟姐跟我们依依不舍地道了别。我知道,此时此刻如果我发出邀请要她跟我们回到房间就寝,她是不会拒绝的,可是我不能,我早就准备接受妍妍的情感发泄。

    果然,回到房间的路上,妍妍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和我互相牵挽着手一起返回,而是独自快速走在前面,让我好一顿紧张,我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了。

    果不其然,回到房间,关上门后,妍妍令我跪在地上,声色俱厉地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刘婷婷,你这个小骚货,勾引小白脸我就不稀罕放声,没想到,今天竟勾引起少妇来了,还有人给你献花,你还真长能耐了你。”

    “姐姐,情况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晓伟姐……”我申辩道。

    “住口,一口一个晓伟姐、晓伟姐,叫的多甜蜜啊。”妍妍火气更大了,“是不是有了她这个新姐姐,我这个老姐姐就该退位了?”

    “那哪儿能够啊。”我连忙说道,“姐姐终归是姐姐,别人永远代替不了你的地位。”

    “别是现在是代替不了我的地位,可是小三转正也不是没有过先例。”妍妍哭道,“还没有结婚你就想找小三儿,那结婚后,我还不得守活寡啊。”

    “姐姐,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跟女孩交往过近了。”我连忙说道,“要不,明天,不现在就把我的真实情况告诉她。”

    “我看你小子就是没安好心。”妍妍继续骂道,“怎么跟她同性恋还不过瘾,还想搞什么异性恋!”

    “姐姐,你可冤枉我了,我什么时候跟她搞过丝毫?”我连忙起身说道,“我现在就给她挂电话,说清楚。”

    “谁让你起来了,给我好好跪下。”妍妍口气进一步加重,“这么说我还冤枉你了,你说保健院那么多人,她为什么不对别人拉拉扯扯,单独跟你说不清道不明的?我就不明白了,你刘婷婷有哪点招她看上了。”

    “这还不是怨你,谁让你给我打扮的这么漂亮,惹人关注。”我嘟囔着。

    “这么说还是因为我做错了。”妍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你个刘婷婷,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是不是你做错了我不知道,反正责任不能完全怪我。”我嘟囔着,“再说,我跟晓伟姐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交往,也就是相对接触时间长了点而已。”

    “我看那个刘晓伟真是喜欢上了你,最起码你们俩是臭味相投。”妍妍继续批斗着我,“多亏我下手的早,不然的话,你早晚要被她给办了。”

    “姐姐,你又扯哪去了?不管怎么说,我只是把她看成是一个小姐姐,一个普通再普通不过的姐姐,没有那种欲望的姐姐。”

    “那你实话实说,你是喜欢她还是喜欢我?”妍妍分析着我的话。“姐姐要的是实话!”

    “当然喜欢你了姐姐,难道这还有假?”

    “谁知道你小子心里怎么想的。”

    “好了,姐姐,你看我都知错了,是不是该让我起来了。”我嬉笑道,“再说你这么老生气可不好玩了。”

    “那你的向我保证,今后跟别的女孩不得靠得特紧,特别是这个小妖精。”

    “我保证,今后坚决不跟别的小女孩说话、拉手,看到小妖精就痛打。”

    “噗嗤……”妍妍的笑声更大了,“我也不是严格限制你与女孩来往,只是你心中要有个度,不能侵害我的地位,惹我生气。当然,你跟那个小妖精正常来往我不反对,只是不允许再像今天这样脱光了站在一起,还什么互相从头到脚看了个遍,我一听这话就替你脸红。听到没有。”

    “听到了。”我知道妍妍气消了,“姐姐,你看我是不是……”

    “既然你能做到知错就改,今天就饶你一回,下不为例。”妍妍好像对我行使大赦般优待似的,“起来吧,顺便给姐姐倒点热水来,我让你气的口干舌燥的。”

    “谢姐姐隆恩。”我屁股颠颠地站了起来,给妍妍倒了杯凉开水。

    看我站在她的身旁,妍妍于是问道,“怎么你还有事么?”

    “我想,是不是该陪着姐姐更衣了。”我嬉皮笑脸地说道。

    “那还等什么?”妍妍笑道,“还不赶快搀我起来。”

    “得令。”

    看到妍妍将外衣脱下,身上只剩下两件黑色遮羞小衣,我微微地、款款地摆动着自己的窈窕身躯,娇媚地扭动圆滚滚的两片玉臀,那双线条优美的白嫩玉腿并在一起挪动着,将连衣裙裙摆向上撸了撸,张开双手探到腰际,找到裤袜口,慢慢地将裤袜卷下到膝盖。我抬起一条腿,轻快地将裤袜的一脚从大腿膝盖脱下到脚趾,然后轻轻地用手指拉住裤袜的透明脚尖腿下,那只白里透红的脚完完全全暴露在空气中了。我又抬起另一只脚,脱去了裤袜,脱完后把裤袜揉成一团潇洒地扔到床头柜上。

    看到我这个富有创意的挑逗动作,妍妍哈哈大笑,三下五除二,就将手伸进我的裙下,说了声,“真是个尤物,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妍妍一下子抱住了我的身体,双双倒在床上,两人一倒在床上,妍妍她便借势把我压着,她那柔软的前胸紧紧地压着我那丰耸的乳峰,并用嘴来封堵我的嘴!

    俩人的嘴唇一接,妍妍立刻迫不及待地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也合作地舌头相迎,就这样,我们俩人的舌头紧紧地缠在了一起,唾液互相交流,久久不能分开。

    妍妍的右手隔着连衣裙轻轻地揉摸着我的胸部,看到大白兔上还贴有胸贴,可能影响了她的手感,于是将我连衣裙的扣子解开了两个,将手伸进连衣裙里,将两个胸贴给揭了下来。

    渐渐地,我和妍妍都变得呼吸急促,两个人的XXX都愈来愈温湿,我明白,两人的感情都调动了起来。

    猛地,妍妍将我身上的连衣裙从头顶上扒了下来,随手又反手将自己的胸罩解了下来,我配合着。

    “婷婷,你真美,美得让姐姐嫉妒。”妍妍转过身来,拿起一个枕头垫在我的臀部下,我知道妍妍想干什么了,矫情地对她说,“好姐姐,我怕……啊,你轻点,…啊……我会受不了的。”

    在她的一波又一波的疾风暴雨般攻击下,现在的我是嫩面绯红,呼吸急促,浑身颤抖。

    我双手揽住她的脖子,双腿缠住她的腰,昂着头配合着她,当然,这种快感,让我真正体会到,做女人,挺好!

    “婷婷,答应我不许跟别的女孩好!”妍妍趴在我的身上,喃喃地说道。“姐姐不能没有你,姐姐害怕失去你,怕你被别人抢走,你知道么,婷婷!”

    “我知道,姐姐,我知道。”我矫情地说道,“我答应你姐姐,不管我叫刘立端还是称刘婷婷,也不管是做男孩还是女孩,我只有一个心爱的人,就是你张妍,为了你,我愿意牺牲一切。”

    “好妹妹,姐姐相信你,姐姐没有看错你!”说完,妍妍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慢慢地呼吸变得平稳,不多时竟发出均匀的轻微鼾声。她又趴在我身上睡着了。

    (二十六)

    今天是三月九日,我们结束在崖州的所有学习考察参观游览活动,返回海口。

    开始时我还觉得有些奇怪,就是既然大部分旅游景点都是在琼岛的南部崖州,为何不直接从崖州乘飞机往返呢,后来李主任道明缘由,原来两地机票打折后竟相差300多块钱,21个人,那就是6000多块啊!

    临出发时,当然少不了当地妇幼保健院领导前来送别,让我没有料到的是,刘晓伟,我刚认的姐姐也来了。在酒店大堂,她紧紧握着我的手不肯松开。

    “妹妹,你回去后千万别把姐姐给忘了。”晓伟姐动情地说道。

    “那哪能啊。”我说道,“我现在正式邀请姐姐和姐夫方便的时候去我们奉阴。”

    “一定一定。”晓伟姐憧憬道,“我早就想去你们东北滑雪、滑冰、看冰灯呢!”

    “太好了。”我欢喜道,“到东北就得冬天去。”

    “妹妹,这是崖州的一些土特产。”晓伟姐指着地上一个打包好了的大包装袋说道,“姐姐的一点心意。”

    “这儿……谢谢姐姐。”我觉得应该收下,“只是我身上没有礼物送给姐姐!”

    “能够认上你这个妹妹就是我最好的礼物。”晓伟姐笑道,“记住,常给姐姐来电话!”

    “一定一定。”

    “再见妹妹。”最后,晓伟姐轻轻地吻了我的额头一下。

    “再见姐姐。”看到妍妍站在旁边,我只好轻轻地吻了吻晓伟姐的右手。

    大巴车启动了,我看到晓伟姐还在跟我招着手。

    “好了好了,感情还挺深的。”妍妍看着我还在回头看,笑着说道。“要不婷婷你就别跟我们一起回去了,跟你晓伟姐再单独玩几天。”

    “姐姐,我不能离开你。”我可不敢得罪坐在身边的女“巡按”,因为她可以决定我是男还是女。

    大巴车沿着海南岛东线高速一路向北,一个多小时后下了高速,路标上显示到了万宁。

    上午要参观的景点是东山岭。据魏导介绍,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片头中的那块神姿仙态的“飞来石”,就出自被称为“海南第一山”的东山岭上,可惜不在主要游览线路上,我们没有能够欣赏到。

    东山岭海拔并不高,只有184米,遍山都是奇石。为了登山方便,上身穿了一件T恤,下身七分裤,脚穿粉色旅游鞋。在导游的引领下,我们沿着花岗石道拾级而上,一路上但见峰峦屏立,怪石擎天,山花烂漫,峰回路转。沿途峭壁上古今石刻历历在目,尤以“海南第一山”、“南天斗宿”、“洞天福地”、“东山耸翠”等最为壮观。快到山顶,看到一座佛教寺庙,名为“的潮音寺”,据说为纪念南宋抗金名将李纲而修建的,听导游说,改革开放后,潮音寺尤为海外侨胞重视,香港某某某、澳门某某某一次就出手几百万元功德善款。

    在导游的忽悠下,我们这些信女们纷纷给弥勒佛奉上香火,祈求他保佑仕途有成,东山再起。当然这里的香火钱也真敢要的,在大师的点化下,每人都屁股颠颠的掏出388、588、888的供奉钱,得到的只是一张小小的写有自己名字的平安符。也许是大师看出我虔诚不够,说出一番婚后要恪守妇道、从一而终的话,指出一条明路,388元香火钱。这是从哪到哪呀。

    最后,我们来到山顶,冠盖飞霞。天好情况下,琼岛盛景可尽收眼底,甚至可以观赏到东海岸的翻滚波涛,可惜的是我们登山这天云雾缭绕,能见度只有几公里,算是一个小小的遗憾。

    常言说旅游是三分看,六分想,最后一分靠导游讲,此话一点不讲,如果没有导游带队,所谓的东山八景恐怕都会一闪而过,哪会驻足观赏?尽管如此,东山岭给我的印象与它“海南第一山”的名声还是有些名不副实,甚至不如南山。要说跟我们安徽的华山相比,起码差了三个数量级。

    乘坐缆车下山后,大巴将我们带进一个旅游定点饭店,我一看,嚯,大餐厅里足足可以摆开100多桌,大大小小的旅游团体你出我进,人声喧哗,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在这里,我们饱福了东山岭三绝,龙泉水、鹧鸪茶、东山羊。龙泉水清洌甘甜;鹧鸪茶甘香透心,芳香四溢,被誉为“灵芝草”;东山羊肉质毫无腥膻,鲜美可口。

    旅游哪能没有购物?最后,导游跟大巴司机商量后,将我们带到高速公路一个记不清名字的出口处附近的一个旅游购物定点市场,说是方便大家选购海南热带水果。

    不怕不买,就怕不来。尽管大家都明白旅游购物的那些内幕,但经不起诱惑,每人都是选购了各种水果,惹得魏导一阵欢心。看来她接我们这个团,回扣一定是大大的了。

    大巴一路向北,给我们送到了海口西郊的一家酒店。

    一看时间仅是下午三点,李主任交代晚上五点半就餐后,大伙分散活动。

    有人在饭店打扑克,有人出去逛街,妍妍从导游图上看到酒店附近有一个叫做假日海滩的景点,就嚷着还要游泳。

    我和妍妍在酒店里换上分体式泳衣,外面穿着连衣裙,挎包里装着手机、浴巾等。按我的本来想法,既然游泳就应该穿那身连体泳衣,但妍妍不同意,说只有这样,才能捆绑住我的手脚。

    仅仅步行了五分钟,我俩就来到海口市西部的庆龄大道旁的假日海滩。我俩显示互相依偎在一起,漫步在长达几公里的沙滩上,一边说着悄悄话,一边借着晚霞的阳光注视着碧波万顷的琼州海峡。

    假日海滩的游客可比崖州海滩少多了,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位游客,海里游泳的更是少见。

    “下海吗?”我问道,“这里温度可比崖州那面低多了。”

    “下,怎么不下,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在海里游泳呢!”妍妍一边说着,一边将我的披肩秀发束成马尾,掖进泳帽,然后再戴上一个棒球帽。

    我们俩脱掉外衣,手拉着手走进海里。

    海水温度真凉,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看到我的哆嗦样,妍妍竟用手舀起海水泼到我的身上,我连忙回击着,一来二往,我们俩在浅海里互相追逐着,开心地打起了水仗。

    看到妍妍向我追来,我连忙向后方退缩着,谁知一下子没有站稳,整个身体向后倾倒在海水里,妍妍这个家伙趁势扑到了我的身上,导致我连续喝了好几口海水。

    “真好玩!”妍妍站起身来将我拉起,“我说婷婷,是不是该开始教我游泳了。”

    “妍妍,你已经会游泳了,只是没有安全感,不信你就游着看。”我鼓励道

    “那你可得好好保护我。”妍妍将上身趴向海面,一边扒着水,一面向后蹬着腿。

    我看到妍妍慢慢地游了过来,踩着水向身后慢慢划去。

    妍妍慢慢地游着,真没想到,只有几天功夫,她竟学会了游泳,看来海南一行没有白来。

    妍妍大概游了30多米的样子,似乎有些累了,就想站起身来,没想到,水深竟比她身高还深,一下子慌了神,胡乱地扑腾开了。

    我连忙游了过去,妍妍就将两只手死死地搂着我的头,不敢分开。

    我被妍妍这么一搂,身体不由得有些下沉,于是想用手拨开妍妍的双手,而妍妍哪敢放开?

    “妍妍,别害怕,有我呢!”我将头用力上挺,一只手搂住妍妍的腰部,“听话妍妍,快松手。”

    妍妍似乎也觉得身体不像刚才那样下沉了,于是缓缓地将缠在我脖子上的两只手松开了。于是我用右手扶着妍妍的左胳膊,用左手划着水,慢慢地向岸上有去。

    别说,妍妍还挺机灵的,竟伸出自己的右手辅助着划开了水,两脚也向外侧蹬,这样我就省力多了。

    看看快到岸边,我试着站了起来。妍妍看到自己安全后,一下子瘫在我的身上。

    “妍妍,你怎么了你?”我连忙搂住妍妍。

    “婷婷,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妍妍紧紧地抱住我,深情地说道。

    “妍妍,我也爱你。”我动情地回应道,“今生和今世永不分开。”

    “对,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会破坏咱俩的关系。”说完,深情地吻了吻我。

    看到岸上有人朝这边观看着,我连忙说道,“不好,妍妍,有人偷看。”

    “怕什么,我就是让人看。”妍妍把我搂的更紧了,“婷婷,你对我真好。”

    “那当然了。”我轻轻地吻了吻妍妍的额头,“我说过,为了你,我愿意付出一切,当然包括这次做你的妹妹。”

    “好妹妹,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次难忘的海南旅游。”

    “我也是,我的好姐姐。”

    (二十七)

    今天的晚饭是整个活动的最后一顿正餐,因此档次明显提升,除了白酒、红酒外,曲院长还格外开恩,允许饮料上桌。

    大家开怀畅饮着,互相叙说着旅游期间的收获。

    两个小时后,有位大姐想要K歌,因此要服务员打开电视机,此时电视台正在播出全国各地天气预报。

    “奉阴,阴,中到大雪。”听到这时,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丝阴影,明天飞机会正常起飞吗?

    也许看到冷场,那位能闹的李主任竟对方姐开起了玩笑。“小方,我出个谜语,新婚之夜,就打刚才的天气预报用语。”

    不用说我就意识到谜底一定不是什么好话,别说,李主任这个谜语真把大家迷住了。方姐哀求道,“快告诉大家,谜底是什么?”

    “等到结婚那天晚上你就知道了。”李主任发出一丝得意的笑,就是“阴到小雨,可能有雪(血),只是不知道等到小方结婚那天是否有血。”

    “主任,你……”方姐被李主任说的满脸透红。

    好像大家情绪被李主任调动起来了。另一位大姐接着说道,“我这也有一个谜语,也是新婚之夜,打一个河南的城市名字。”

    河南的城市,我思索着,河南有郑州、洛阳、安阳、南阳、开封,难道是开封?“开封。”我小声说道。

    “对,就是开封吧,看来还是没有开过苞的小丫头能够想得出。”

    “不对不对,现在有几个女孩会等到结婚那天才开苞,你这个不准确。”

    “这个不准确,我这还有呢!”那我大姐继续说道,“还是新婚之夜,打一个汉字,这个绝对准确。”

    大家苦思冥想五六分钟,还是想不出,最后这位大姐给出的答案,竟是“昆”字,够贴切的吧。

    另一位大姐也不甘落后,也以新婚之夜出题,要求大家报出平常常喝的两种饮料。

    “红牛。”马上有人给出一个答案。另一个是什么,可乐,不是,果汁,也不像,露露,更不像,难道是雪碧?

    充满荤段子的晚宴终于结束了,我被那些大姐们的荤话整的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真是如坐针毡一般,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回到房间,稍坐片刻后,妍妍又提议到海边走走,说是要看看海上迷人的月光。

    考虑到晚上海边可能冷,妍妍和我每人外边都加了件运动夹克衫上衣。

    到了海边,我们看到一轮娥眉月挂在西方上空,都说月明星稀,可今天夜空上的星星,明显要比在奉阴平日里看到的要多得多。

    我和妍妍互相依偎在一起,观赏着迷人的月光,指点着天上的星星,分辨着那些熟悉的星座,“斗柄指东,天下皆春”,利用北斗七星找到了北极星,竟发现北极星处在那么低的北方天空,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时空的变迁,岁月的蹉跎。我们迎着轻拂的海风,聆听着海面传来的阵阵波涛声,分辨着海峡里驻泊的大小船只微弱的灯光,踏在软软的细沙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此时的海滩上,几乎看不到游人,寂静的让人有些窒息,仿佛两人的心跳声、呼吸声都能彼此听到。

    渐渐地,我们走到一个避风的地方,四周种植着大片的葱葱林木,特别是一大块草坪让我们停止了脚步。

    “坐会吧,婷婷。”妍妍轻轻地说道。“我有些累了。”

    “好的!”经过几天的磨练,我已习惯穿着几公分的凉鞋走在各种道路上。

    “婷婷,我真不想回去。”妍妍柔情地说道,“我就想像现在这样,好好地享受两人世界。”

    “我也是,妍妍。”我轻轻地吻了吻妍妍的额头,“我感觉这回跟你一起出来,绝对是做对了!”

    “那么以后有机会,你还会这样做么?”

    “那当然了。”我说道,“为了你,我愿意做出任何牺牲。”

    “不许你说出那样的话。”妍妍矫情地对我说道,“婷婷,抱紧我,我有些冷。”说着,身体更加靠向我的胸前。

    我紧紧地抱住妍妍,感觉到胸部正受到妍妍前胸的冲压。

    妍妍将自己的嘴唇对准了我的嘴唇,并试着将舌尖伸了过来。

    我迎合着,将嘴唇微微张开,一口含住妍妍火辣辣的舌尖,两人的舌尖绞缠在一起。我抱着妍妍,妍妍搂着我的脖子,俩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一时都不肯分开。

    还是妍妍先开了口,“婷婷,告诉姐姐,你喜欢当男孩还是做女孩?”

    “不知道!”我不明白妍妍的真实企图,“我听姐姐的,姐姐让我当男孩,我就当男孩,姐姐让我做女孩,我就做女孩。”

    “净瞎说,姐姐可不希望你永远做女孩。”妍妍嗤嗤地笑着说,“这两天我的XXX一定给捂坏了,我可不希望伤害他!”

    “就是。”我说道,“这两天我身上的味道越来越浓了,怎么洗也去不掉。”

    “我闻闻!”妍妍竟真的将头探进了我的连衣裙里,“嗯,真是的,婷婷,你现在真是一个小骚货,哈哈哈!”

    “姐姐,你!”我有些急了。“还不是让你给整的。”

    “别这么说,婷婷,姐姐这都是为了你好,你想啊,适者生存,能者多劳,如果好几天不释放的话,XXX可要憋坏了的!”妍妍用手摸了摸我的XX,继续说道,“问题不大,回去后,姐姐给你好好洗洗。”

    “对了姐姐,我怎么发现姐姐你性欲挺旺盛的?”我不可理解地说道,“以前你可不这样,每次都扭扭捏捏的。”

    “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妍妍得意道,“如果我不主动点,哪有这回别样的激情。”

    “都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坏的牛,这回我是明白了。”

    “胡说!”妍妍骂道,“我没有像你说的那样不知道满足,也不会累坏你!”

    “那你的手还摸人家XX干什么?”我抗议道。

    “你现在是耕地,我是牛。”妍妍嬉笑道,“看看能不能累坏我这头牛。”

    说完,另一只手隔着我的外衣,揉摸起我的胸前波波,而另一只手伸进了我的小内内,捏摸着我的XX。

    “妍妍,别这样好么,你这样刺激,我会受不了的。”我感觉心跳变得加快,“这可是在野外!”

    “这我不管。”妍妍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到XX下边,开始进攻我那秘密了。

    我连忙将两腿紧紧闭拢,“妍妍,快住手,有人来了。”

    妍妍看了看四周,寂静一片,骂道,“小妖精,你放心,没有人来救你。”。

    “妍妍,你,你要干什么?”我真的有些害怕了,连忙用双手紧紧地拉住XX的两边。

    “别害怕,婷婷。姐姐要……”悄悄地贴着我的耳朵说道,“野战。”

    “不,不要嘛。”

    “别怕婷婷,你看多好的环境,多好的夜景。”妍妍妩媚道,“失去了这么好的机会,恐怕再也不会有了。”

    “可是……”我继续纠结着。

    “没有可是。”妍妍嬉笑道,“宝贝我随身带来了,也多亏下午过来踩了点,要不我哪知道有这么理想的地方。”

    看到妍妍是有备而来,我还能说什么呢,于是娇羞地闭上了自己眼睛,松开了双手。

    “这就对了嘛。”妍妍笑道,将我的XX给褪了下来。

    “不想就是不想。”我就是口头硬,在妍妍的研磨下,那种痒、痛、麻各种感觉一起袭来,我现在既害怕又期盼,只是希望妍妍快点把活干完。

    “对对对,就这样。”妍妍鼓励着我。

    要是平常,我早就发出[shen_yin]声了,可是这是在郊外,因此我强忍着,不一会满脸就憋得通红、心跳明显急促,怦怦的心跳声似乎可以听见。

    “姐姐,轻点。”我矫情地说道。

    “好妹妹,姐姐明白。”

    “婷婷,你……”妍妍没想到我会如此主动。

    我就坐在妍妍的身上。

    妍妍明白我的企图,将双手紧紧地放在我的胸前,按、捏、揉、掐我的波波。

    “婷婷,姐姐受不了了,让姐姐来吧。”

    “哎呀,痛死我了。”妍妍的粗鲁让我有些吃不消,紧紧地抓住她的胳膊,娇喘乎乎地望着他,可怜的我终于按捺不住自己了。

    妍妍根本不管这些,一下子扑到我的身上。

    真没想到,我和妍妍的第一次野战竟是这种场面和结果。

    等到我跟妍妍互相搀扶着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10点了。

    我们俩一起洗完身子后,依偎在床上还觉得不可思议。

    妍妍好像心情特别舒畅,竟打开了电视机,看到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

    “婷婷,如果你是那位男嘉宾的话,你将选几号?”妍妍问道。

    我眯着眼睛说道,“我选,我选0号!”

    “0号,0号代表着谁?”

    “傻瓜,0号代表着场外美女,张妍呗。”

    “这个答案可得满分。”妍妍欢喜道,趴在我的身上又是一顿狂吻。“都说头发长见识短,你这个长头发的女孩还挺有见识的。”

    “妍妍,我真累了,早点睡好吗?”我请求道。现在的我特别是胯部特别胀痛。

    “那好,现在你再回答一个高深问题,答对了就允许你睡觉。”妍妍笑着说道,“答错了么,你就陪我看完。”

    “快点出吧,我都睁不开眼睛了。”

    “婷婷,听好了,你说为什么女嘉宾为24位啊?”妍妍问道,“不是20位,也不是25位。”

    “24,三八二十四。”我想了想说道,“你想啊,一群三八站在台上,那不得是二十四位啊!”

    “别忘了婷婷,你现在也是个三八,臭三八,把自己都卖了还不知道。”妍妍笑的差点乐坏了肚子。

    (二十八)

    三月十日上午八时,我们乘坐的海航航班正点从海口美兰机场起飞,准备经停合肥,朝着奉阴飞去。

    前一段航程相当地顺利,两小时四十分,飞机就抵达合肥机场。

    因为海口登机时,我仅仅穿着一件T恤衫、一件健美裤,到了合肥应该添加衣物了,于是我和妍妍带着随身物品,进入了女卫生间。

    照例先蹲下小解,排出废液。我默默计算着,再有多说四个小时,我就可以脱掉这身宝贝,站着撒尿了。真不知道,这两天看见厕所就往右走的我到时会不会走错方向(公共厕所一般都按男左女右设置)。

    解完手后,我和妍妍分别将长袖衬衣和长袖内裤穿在身上,上身外边还加了一件时装上衣,下身还是健美裤。

    到了登机口,不幸听到了一个不想听到的消息。

    “乘坐HU****航班经停本站前往奉阴的旅客,我们抱歉地通知您,由于奉阴机场天气原因,飞机不能按时起飞,起飞时间待定。”

    我和妍妍离开了登机口,漫无目标地闲逛着机场的商店、专营店。

    当我和妍妍有说有笑地来到一家书店时,迎面出来一位少女,只见她身高1.63米,留着垂肩秀发,一身浅灰色暗条纹女式西装,手上搭着一件米黄色风衣,穿着黑色半高跟皮鞋,手里拖着一个拉杆箱。我和她互相对了一下眼,一下子都愣在了那里,因为我们两人都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老姐!”我不由地喊道。

    “你,你是……”我的老姐看到脸庞跟她长得一模一样,身高比她高得多的标致“女”孩,一时不敢确定我是谁。

    还是妍妍精灵,马上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你是婷婷姐姐吧,咱们找个地方说话。”

    “你是?”老姐回想着,“对了,你是张妍吧!”我曾把我跟妍妍的合影发给姐姐,因此,她马上就认出来了。

    妍妍看到书店旁边是咖啡厅,于是我们三人来到一个餐桌前。

    “姐姐,你看坐在你对面的是谁?”妍妍实际年龄比我和我姐都大,但在我们老家,还得随我称我老姐为姐。

    “你,你是小端么?”老姐惊讶地问道,“你,你怎么变成这样?”

    “老姐,我是小端。”我看到四周没人,用男声报着自己的名号。

    “小端,你怎么变成女孩了?”老姐看到打扮的比她还要漂亮的我,不禁一阵迷茫,“快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姐,是,是……”我犹豫着,不知从何谈起。

    “姐姐,是这么一回事,全是我的主意,怨不得刘立端。”妍妍接过话茬,“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

    经过妍妍的好一顿解释,说明,姐姐才稍微听明白些。

    “这么说,你们这是一种反串,当什么伪娘了?”老姐还是不可理解我的举动。

    “对对对,是反串、反串,但不是伪娘。”我连忙答道。

    “要说反串的话,你这一头假发,不对好像不是假发,你这长长的秀发是怎么来的,几天功夫也长不出来啊。”

    “是这样姐姐,立端的头发是接发来的,当然不算假发。听立端说姐姐五一要结婚了,如果姐姐需要也可以接这种头发。”

    “还有小端的胸脯。”老姐看了看我那根本不输给她的高耸胸部,“我明白了,一定是沾的义乳。”

    “对对对,是义乳。”妍妍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你想啊,海南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如果不这样做,婷婷,不立端穿那么少的衣服不就露陷了么?”

    “等等,你刚才叫小端什么,婷婷,我明白了,你们是不是打着我的名号招摇纳骗的?”老姐有些愤怒地说道。

    “姐姐,情况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立端反串总得有个女孩名字吧,时间紧也没想过特别好的名字,我就让她冒用你的名字,对不起姐姐。”

    经过我和妍妍好一顿解释,说着好话,老姐才消了消气。

    “小端,还有妍妍,不管你们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赞成你们的所作所为。”看到我们低着头,接着说道,“但我理解,一句话,不支持、不反对。”

    “谢谢老姐。”我连忙堆着笑说道,“理解万岁、理解万岁。”

    “我还没说完呢。”老姐继续说道,“第二点呢,希望你们适可而止,不要走火入魔,还是过着正常生活好。”

    “是是是,我明白。”我连忙表着态,“仅有这一次,回去就变回来。”

    “第三那,不要让老爸、老妈知道。这件事仅限于咱们三个人知道,我会替你们保密的。”

    “谢谢老姐,谢谢老姐。”我连忙说道。

    “我这是去北京参加全国图书展销活动。”老姐说道,“临走前,我刚刚把老爸老妈给你攒的35万房款打到你的建行卡里了,有时间你查一下。这回老爸老妈可以说把棺材板钱都给你了,你可要心里有数。”

    我连忙将手机开机,果然一条95533短信发来,通知我35万元已经到账。

    “你到一边玩去吧,我跟妍妍说几句话。”也许女孩从小懂事早的缘故,从小我就被老姐欺负,什么事都是由她拿主意,直到现在还把我当成小孩。

    “妍妍,我弟他是一个不错的男孩,就是……”

    我可不希望当灯泡,连忙站了起来,到了咖啡店外边等候。

    “乘坐CA****航由飞往北京的旅客请注意,现在开始登机了…..”

    老姐和妍妍有说有笑地走出了咖啡厅,我和妍妍陪着她朝着登机口走去。

    看到一个厕所标识,“妍妍,我想上趟厕所,你去么?”

    “好的,我正想去。”妍妍将行李交到我的手里,跟老姐互相挽着手走进洗手间。

    不大工夫,俩人又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

    “老姐再见。”我喊道。

    “妍妍再见。”老姐跟我们招了招手,走进登机栈桥。

    “好险啊!”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对了妍妍,刚才老姐跟你说了些什么?”我好奇地问道,“还要背着我。”

    “这是我们女孩子的事,你瞎打听什么?”妍妍嫣然一笑。

    “我,我现在也是女孩了。”我一边说道,一边朝着厕所走去,“你看,我现在就去女厕所。”

    飞机整整在合肥多停了三个小时,才开始飞往奉阴。

    在飞机上,经过我好一顿死磨硬缠,妍妍终于告诉我老姐跟他交代了什么。“你姐邀请咱俩一起参加她的婚礼,还希望我当她的伴娘。”

    “就这些呀?”

    “就这些。”妍妍笑着说道,“我是不当伴娘则以,一当就连续两回伴娘。”

    “伴娘当多了,离当新娘就不远喽。”我憧憬道。

    “我可不希望这么早就把自己嫁出去,现在的两人世界多自由、多幸福。”

    “胡说!”我抗议道。

    “张妍,婷婷,你们说什么呢,说的有说有笑。”坐在我旁边的方姐好奇地问道。

    “我说啊,等方姐结婚后,我也马上结婚,也请婷婷给我当伴娘。”

    “你姐俩真有意思,妹妹给姐姐当伴娘天经地义,怎么婷婷还有意见。”方姐悄悄地对我说道,“婷婷,等姐姐我结婚那天,你可千万别弄得太漂亮了,姐姐怕你把我给比下去。”

    飞机抵达奉阴,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午接近5点了。我和妍妍顾不得休息,就开车到世纪百合,跟康经理协商我的照片参评事宜。

    “啊,婷婷,你们旅游回来了,怎么样,一看就是玩得很开心,你看婷婷都晒得有些黑了!”康经理一见到我们,满脸都堆着笑,我们明白,这是他有求于我们。

    “玩的太开心了。”妍妍不会喜怒不形于色。“康经理,你的作品报上名了么?”

    “还好,刚才组委会发函,说是正式接受我的作品参评。”康经理笑着,取过两个大大的影集,“送给婷婷。”

    妍妍翻看着我的婚纱摄影专辑,扉页上写着“美丽的新娘,刘婷婷小姐,世纪百合荣誉出品字样”,看到一张张由我穿着不同款式白洁婚纱和各式晚礼服,拿着不同道具做着各种造型,化身为美奂绝伦的新娘,我是彻底底陶醉了,甚至有些向往。“怎么样,我说婷婷绝对是一个极具天赋的模特,没说错吧。”

    “对了,你说的那张参赛作品怎么没有?”妍妍疑问道。

    “在这儿呢。”康经理笑着从身后拿出一张50多吋油画。画中的我,头上蒙着纱巾,穿着拖地的长长纯洁白婚纱,左手捧着一束娇艳的玫瑰,脸上洋溢着幸福而又满足的笑容,既端庄优雅,又显得清新单纯,秀美,真乃是风华绝代的绝世佳人。

    “我对这张作品获奖很有信心。”康经理笑道。

    “如果作品获奖的话,会不会打扰我们。”我可不希望以我为模特的作品能够获奖。

    “这次大赛规则规定,前三十名的优异作品要出一册获奖作品集,前十名作品模特,有代言国际知名品牌婚纱的机会。”康经理笑道,“如果我的作品能够进入前十名的话,婷婷就有机会代言我这款意大利知名品牌婚纱。还有,大赛组委会今年夏天会奖励前十名作品模特和她的爱人免费到爱琴海度假。”

    “真的,太好了。”妍妍欢喜道,“这么说婷婷有机会代言国际品牌婚纱,那她可就是国际名模了,还到爱琴海度假,那多浪漫啊!”

    “不要,我就想过平常人的生活。”我连忙申明,“我可不希望成为国际名模,再说哪有男孩代言婚纱的。”

    “婷婷,如果咱们严守秘密的话,谁知道你是男儿身。你看你的站立姿势,胸部高挺,臀部外翘,两只胳膊无意识地放在臀部的两侧,完全就跟一般女孩没什么区别么。再说,现在国际上也时兴女装男穿,很多国际名牌时装请男模反串后,反而穿出别样的风情。再说,我的作品最终参赛名次如何,还得到六月份才能够揭晓呢。”

    看来争论不出所以然来,就当作品没有获奖吧。

    另一本影集显然就是我的人体摄影。扉页上写有“留下青春的记忆”字样,每张作品分别用“情”、“秀”、“萌”、“媚”等字样命名。那张参赛作品放在第一页,下面写着“纯”。

    “这张作品如果是在野外状态下就更美了。”康经理稍显遗憾地说道,“我真希望开春天暖后,婷婷能够跟我到长白山天池或镜泊湖踏青采风,拍摄一组高品位的人体摄影



    相关推荐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