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右侧 | 自行修改 顶部左侧内容
  •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变装伪街 > 正文

    变装沉迷于女性角色又迷恋上了捆绑

    jpw411 2019-03-22 10815 浏览 0 评论

    从早上一直到晚饭时间,我一直在刘静宿舍,水米未进,肚子饿的咕咕直叫,见刘静也一直没有吃饭,就小心翼翼地问:“主人,你饿吗?要不奴儿给您弄点吃的?”刘静点点头,说:“我和你一起去吃饭吧,不过奴隶和主人是不能在一个桌子吃饭哦。”“奴儿明白。”“那我们去吧。”“


    可是主人,能否原谅奴儿,替奴儿去掉锁链?”刘静摘掉我的手铐和脚镣,示意我去卫生间。我谢过之后好好解放了一下自己,出了准备脱奴隶装,却被刘静拦住了。她先打开我的**带锁扣,,拿出一样东西塞入我的假Y中,我立即觉得宝贝和塞入的东西把我的下身占的满满的,我都担心会不会把假Y弄掉下来。她又拿出一样东西塞入我的后庭,疼的我差点叫出来。然后她把**带紧紧地锁好。我知道自己新的苦难历程又开始了。我脱了奴隶装,换好套装,跟着刘静出了宿舍。到了餐厅,人还挺多,我知道自己不能和刘静在同一张桌子吃饭,就在拐角的一个座位上吃起饭来。我刚把第一口饭吃到嘴里,突然感觉下身一阵剧烈的振动,强烈的刺激让我啊的一声叫了出了,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我赶紧捂住嘴把饭咽下去,站起身低头看了座位,什么也没有发现。我左右一看,没有人注意到,倒是刘静在捂着嘴乐。我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等刘静开始动筷子了,我才继续吃。为了防止意外,,我只好一小口一小口吃饭。后面再没有情况发生,我顺利吃完了饭。见刘静起身向外走了,我也急忙站起来准备跟出去,可就在这时,下身又传来强烈的刺激,我双腿一软,又坐到椅子上了,没想到坐下之后,后面的刺激更强烈,弄得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的宝贝和假Y的感觉交织在一起,强烈地让我要爆发了,我再也不敢坐着了,怕一旦爆发就丢人丢大了。我强忍着快感往外跑,紧跟着刘静身后,见左右没人就蹲下身想把感觉压下去一点,可是一点也不管用。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忍住,只有慢慢的跟在刘静身后。好不容易来到宿舍门口,刘静开门之际,我的后庭又传来一阵剧烈的振动,在这前后夹击之下,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冲进门跪倒在地,让那一波一波的快感在**带之下爆发。刘静见状,突然按停了振动,我立即感觉好像魂丢了一般空虚,对着刘静直磕头。刘静发了善心,又打开了振动器,我好似久旱的田地得到了甘露的滋润,我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瘫软中清醒过来,刘静端坐在椅子上看着我。而我则是衣衫不整,狼狈不堪。我从地上爬起来向刘静请罪并感谢主人。刘静也没有怪我,只是让我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我把地擦干净,整理好衣衫,回到自己宿舍。李娜早就在宿舍等我了,见到我疲惫的样子,也是大吃一惊。把我让进屋里,先给我拿了毛巾擦了脸,又想端水给我洗脚,却是因为定时开锁的的高跟鞋是脱不掉的,也就罢了。我独自进了浴室,先脱了*液斑斑的内裤,又擦洗了穿着裤袜的双腿,想用工具洗一下假Y,却有**带挡着,里面还塞满了东西,不禁暗暗叫苦,想去找刘静取出来,可是她一定不答应,要不刚才她就会给我去掉了。看样子这以后就成了我的日常装备,如果每天不能让她高兴,我会被她活活憋死。我用清洗器仔细洗了半天,弄得两腿的丝袜湿漉漉的裹在腿上,好不难受。换了睡衣走出浴室,见李娜端着一盘糕点等我呢。李娜穿了一件白色丝质睡裙,身体曲线凸显得错落有致,让人心中有一种骚动。我坐在她身边一手搂着她的小蛮腰,一手拿起一块点心送到她嘴边:“老婆真好,先喂你一口。”李娜脸一红,嘴里娇嗔着,伸手接过点心尝了一口,把剩下的一半送到我的嘴边。我心里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这不仅暗示做我的老婆,还相亲相爱地给我喂吃的,我好像吃了蜜一般,激动的在她脸上吻了一口,然后把点心咬在嘴里。李娜红着脸看着我:“我的老公怎么是比我还漂亮的美女啊?你怎么做我老公呢?”“只要我爱你就行啊!”我心里说,如果我还原了男儿身,一定好好让你领教老公的厉害。说完,我揪了揪她的红脸旦,还没忘了在她美tun上摸了两把。她脸更红了,也没有躲闪,从桌上端起茶杯递到我嘴边。我看着这么好的姑娘,心情有些沉重。自己是变装求职之人,一无所有,又被迫成为别人的奴隶,我将终身无法摆脱,又如何还男儿身与这么好的姑娘共度余生呢?“唉”想到这里我不小心发出一声叹息。李娜听了一愣,“怎么了?”她上下打量我,以为我有什么不舒服。我急忙掩饰:“老婆太好了,让我真想吃两口。”“又贫了”她一下脸又红了,捶了我一拳,这一拳轻轻打在我的义乳上,把一个少女的羞涩通过粉拳传到我心里。我禁不住从后面抱住她,手在她的双峰上抚弄着,嘴巴贴着她的耳根、后颈,用鼻子呼出的气捉弄着李娜。李娜立即咯咯笑着挣扎:“好妹子快放开我,痒死了。”“就不放,叫好老公才放。”“好老公,求你放了你媳妇吧。”“嗯,这才像话,亲老公一口。”李娜毫不犹豫,红唇凑过来吻在我的唇上。啊,我立即像触电一般,少女的气息刺激着我的鼻子,我舍不得这种感觉,一把抱住她的头,深深地吻着她,享受那种甜蜜的感觉。李娜也被这种感觉所感染,也深情地回应着我的吻,许久之后我们才分开,红着脸对视着,我把她拥在怀里舍不得分开,她也蜷在我怀里像一只可爱的小猫。“老婆,你真可爱!”“老公。。。。”我知道我们的两颗心已经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有必要让李娜知道我为奴的一切,也害怕她知道这一切后彻底离开我,那样就彻底没有人疼我爱我了,好矛盾的心情啊。
    我的酒店生涯17–口器
    我害怕失去她的这种心情,让我让我紧紧地拥抱着她,忘情地抚摸着她,她也回应着我,在我身上抚摸着,就在我陶醉在这幸福时刻时,突然我感觉她停止了抚摸,手停顿在我腰间的**带上。我意识到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老公,你好特别啊,内裤还系着皮腰带。”听她开玩笑,我知道这个事实终究是无法隐瞒的,于是索性脱了睡裙,流着泪,让她看我的悲惨处境。知道刘静在监听这一切,又不能对李娜诉说这中间的曲折,只能一言不发地把眼泪往肚子里咽。李娜看了,想问我,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张口,也明白几分,见我不说,也就没有问,替我穿好睡裙抱着我坐在床上,陪我掉着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鞋的锁扣打开了,就匆忙洗了,然后各自入睡了。第二天早上,我又被手脚的刺痛叫醒,不得不爬起床,匆匆化了妆,穿好套装,特意没有敢穿内裤,来到刘静宿舍门口。现在我最要紧的事,就是让刘静高兴,好去掉我前后庭的振动器,让体内的废物释放一下。我看看周围没有人,就轻轻敲了敲门,旺旺叫了几声。门一开,我一头扎进门,生怕有人看到我学狗叫的糗像。进了门,我跪地向刘静请安。刘静看到我好像小女孩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开心,她随身拿起皮鞭漫不经心地对我挥舞着,以保持她女王的尊严。随后她坐在床边询问我昨天过的可好?我知道她昨天一直在看我们的电影,问我只是为了羞辱我,我无语以对。果然她继续说:“被你的小情人发现是不是很难堪啊?今天回去你还会给她更多的惊喜的,哈哈。”我知道她还会有更多的酷刑要施加在我身上,但是如果都让李娜看到,我不知道会让她怎么想。。。“主人,这些与她无关,求主人只是在您这里惩罚奴儿就是了,能不能不让我的情人知道。。。”“你不喜欢主人给你的恩赐?”“喜欢。。”“那不就行了,让你小情人看到又有什么关系?要是她喜欢,我也可以收她为奴,你们可以做我的奴隶夫妻,哈哈。。”刘静的话可把我吓坏了。我已经成这样了,怎么能让可爱的李娜步我的后尘,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行的。但刘静似乎已经有这个想法了,我可一定要小心刘静才行,只是我时刻被监视,如何才能提醒李娜小心刘静呢?见我沉思不语,刘静又说:“替你小情人担心?告诉你,只要主人愿意,我随时都可以收她为奴。但是只要你表现好一点,不要泄密,我可以暂时不收她,给你小情人一个自由之身。”“谢谢主人,奴儿一定好好表现,我也替她谢谢您了。”说完我抱着刘静的脚狂吻。“所以要想她不受苦,你就要替她多受点罪。今天我要对你进行严格的意志和心理训练,你现在有什么话赶紧说,一会儿你就无法说了。”我知道又要遭受酷刑了,但是为了不让李娜受苦,我只有自己扛了。“只求主人不要让奴儿太难受就行了。”我知道这话等于白说,她她要严格训练我,还能让我好受?刘静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对我说,“张开嘴,伸出舌头。”接着她拿那个东西夹住我的舌头,我感觉舌头两侧一阵剧痛。“我给你舌头上装了两个环,这样我的奴儿就更漂亮了。”然后一个东西连着我舌头的环放入我口中,限制了我说话,还使我被迫保持一个微笑的笑容。“这是一个面部表情训练器,它可以使你保持开爱的表情。你自己是取不出来的。我想说话,可是舌头被限制住,这个东西让人无法表达自己的想法,面部被强迫撑开成微笑装,如果不保持笑不露齿的微笑表情,口水就会不由自主地流出,即使闭上嘴,也要不时地仰仰脑袋让口水咽下去。我这时突然想起来自己下面还塞满东西,积攒了一晚上的废物也没有释放,可是现在说话的权力也被剥夺了。我呜呜着打手势想让刘静知道,可是她已经不由分说把我的双手拧到后面,给我戴上手铐。紧接着用一根链子把我的双手高高的吊在我的项圈上,多余的部分吊在她的桌子下面,就这样,我又被无助地困在她的脚下,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搭在我背上,把我当做一个搁脚的板凳,还不时脱下鞋子,用穿着丝袜的脚丫在我脸上嘴上蹭。玩了半天,觉得我悄无声息,不过瘾,又打开了振动器的开关。这下我真是惨了。我本来就是跪在地上,双腿都麻了,又被她拴成低头弯腰的姿势,她还把双腿放在上面,脖子上的项圈扯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已经忍耐到极致了,她再打开振动器,我本来已经憋得受不了了,这下的强烈刺激让我腿一软,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她感觉不对,一看,赶紧把我放下了,解除了我的束缚让我平躺在地上,看我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把我用凉水喷醒,去掉我下面的东西,让我美美的释放了一下,还把我嘴里的禁锢也去掉。等我出了卫生间,看她用眼睛斜视着我,我只好上前说:“感谢主人救了奴儿,多谢主人。”刘静说:“这个奴才真不中用,还要让主人担心。算了,快为主人好好服务一下,报答主人的恩情吧。”这次她没有对我进行束缚,任由我对她进行按摩。这次在我出色的表现下,她舒服的呻吟声不断,甚至自言自语小声说如果我的奴儿是个带把的多好啊。我心里也是一动,看样子刘静也是很渴望男人的关怀,如果她有男朋友那会不会就放过我呢?于是我趁着她高兴之际小心的问:“主人,我怎么没有见过男主人呢?”这句话似乎触动了刘静的神经,她沉下脸:“叫你多嘴,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她又把我嘴里塞上口型器,拿出一捆绳索,给我来了个漂亮的龟甲缚,从脖子到脚踝,把我捆得像蚕茧一般,嘴里还念叨:“让人扫兴的家伙,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我心里都悔死了,这样问不是相当于揭她的短吗,我干嘛多这个嘴啊。而且她说要是我是男人就好了,那她会不会能接受我是男人这个事实呢?但是我还是不能让她发现,要不她问罪下来,还不知道会用什么酷刑对我。刘静捆好我,用一根链子把我倒挂在天花板上的一个环扣上,我垂下来,头刚好在她脚前。她累了,就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拿脚拨弄着我,像玩弄着一个玩具。随着天色逐渐黑下来,她说:“今天就惩罚你在这里过夜了。”说完就出门走了,把我留在了黑暗中。w650.jpg 变装沉迷于女性角色又迷恋上了捆绑 变装伪街我的酒店生涯18—-捆绑

    第二天早上,从迷糊中清醒过来,我已经被倒吊了一晚上了,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和四肢,好像只有一个受困的灵魂在链子上游荡。如果不是刘静进屋的声音唤醒我的意识,或许我会一直成为一个孤魂野鬼。刘静把我放了下来,用水把我喷醒,又去掉我的口器,给我喝了点水,接着她又解开我身上的绳索,脱掉我身上所有的衣服,把我平放在地板上,拿出相机拍下了我身上的深深的绳印,又把我翻过身拍下背后的印子。等她欣赏完她的杰作,她扔给我一件长袖训练长裙和一点吃的,看我穿好吃完,又给我带上口器,让我回宿舍收拾一下然后去大厅迎宾。我迈着瘫软的步子挪到宿舍,李娜见了我也是大吃一惊。她昨天等我等了很久,一直不见我回来,最后和衣在床上睡着了。见我回来了关切地询问我的情况,我的口型器让我对着她傻傻的微笑,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她见我蓬头垢面,眼圈黑黑的,知道又是刘静干的好事。她只好默默地扶着我去卫生间,替我梳洗打扮,又给我冲了一杯芝麻糊,看着我吃完,画好妆,搀扶着我一起下楼。在一楼大厅,我站了很久才逐渐缓过劲儿来浑身的不适逐渐消失,加上刘静看我吊了一晚上,没有给我施加其它酷刑,所以高跟和口器的折磨已经不算什么了,今天要比前两天都要轻松的多。不时有人问我问题,我的口器让我无言以对,只好把他们领到前厅经理那里。就这样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到了吃饭时间,我去找刘静,可是没有找到,无法除去口器,也吃不成饭,只好饿着肚子,继续下午的迎客。直到晚饭时间,我终于找到了刘静,她给我去掉口器,一起吃了饭,回到她宿舍。我再次跪倒在地听候她的吩咐,看见她沉着脸,一副生气的样子,知道自己今天又要受难了。“主人,奴儿给您按摩吧?今天有人惹您生气了吗?”“你说呢,我的奴才居然不听话,私自不佩戴主人给的赏赐,你说她把主人当什么看啊?”我这才明白,原来刘静今天给我开恩并不是发善心,只是找个借口好惩罚我。我只好求她原谅并处罚我。刘静拿出一副沉重的脚镣手铐给我带上。手铐脚镣的链子都很短,而且重量都至少都在两公斤以上,让我的行动举步维艰。她又给塞上振动器,给我带好**带,这下我的下庭和后庭都被填充的满满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解放,只有看刘静的心情了,但至少可能都得明天早上了。刘静又给我带好口型器,吩咐我转过身,她拿绳子在我身上左捆右绕,把我的上身捆的结结实实,又把剩余的绳子栓在脚镣的链子上,使脚镣的链子不会拖在地上发出声响。最后她在我身上披了一件风衣,从前面系好,对我说∶主人要出去逛逛,你随我来吧。说着她换好衣服出了门。我是骑虎难下,只好迈着小碎步紧紧地跟在她身后。脚镣沉重地磨着我的脚踝,拉扯着我的神经,我低着头,生怕别人看出来,脸涨红地像苹果。这还是来到酒店这么多天,第一次跨出酒店的门。夜幕笼罩下的街道上,行人稀疏,只有一些临街的小店还亮着灯。我第一次穿着高跟鞋在街道上行走,脚底下深一脚浅一脚,几次都差一点摔倒,而且上身被缠得紧绷绷的,身体找不到往日的平衡感,再加上脚镣的限制,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我也说不出话,只好全神贯注地跟着刘静走。虽然已经是夜晚了,没有几个人,但我还是觉得自己这副样子好像在被人参观一样,身上的披风也似乎是透明的一样。我低着头,全力扭动着腰身,保持自己的稳定性,全然顾不上脚踝被磨的痛楚。就这样逛了大约一小时,刘静终于领着我回到酒店。进酒店时,我觉得酒店大厅的姐妹们看我的眼神是那么怪异,我也不敢抬头看。你想想,大夏天,我还穿着披风,裹的像面口袋似的,还在这么晚的时候出去,如果不是和刘静一起出去的,早就被当做违纪典型来对待了。我们进入刘静宿舍,刘静倒在床上说,∶“走了一圈还真累”我知道自己又要给她按摩了,就呜呜着示意她给我松绑,我好给她按摩。刘静却装作没看见似的,我就试着用下巴在她身上按着,可是受到身体的限制,只能在脚和小腿部分动作,再往上就够不着了。可能看我按摩效果不明显,她也不让我安按了,起身把我揪起来拉到门口说,你回去吧,明天还是这样来报到,说着把我推出门。
    我听着身后门关上的声音,心好像掉进冰窟窿一般。这就意味着我不仅要无助地回到宿舍,而且还要在李娜面前曝光,即便晚上李娜解放我,明天还要恢复我这身打扮,除非我一晚上徘徊在刘静宿舍外面。。。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如果在刘静宿舍外面晃荡,被人当不法分子检查,那可就有嘴难辨了,还是回宿舍休息一下吧,也好让李娜明白我的苦衷。我挪步到楼梯口,我被难住了,以往穿高跟鞋和训练服下楼,好歹可以用手扶着楼梯,侧身下楼,如今我上身捆的像杆子,脚下还带着沉重的脚镣,两个腿分开的距离也就十公分,这如何下楼啊?如果跳着下,一不留神就可能不死也伤。唉,往常很简单的动作,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比登天还难。。我在楼梯边蹲下,歪着身子倒下,再费了很大劲坐起来,由于手被捆在后面使不上劲,只好脚在前面勾着下面的台阶,pp一点点往前挪,最后重重地落到下面的楼梯上,完成了下楼的第一级台阶。虽然台阶并不高,却也墩的我的pp木木的,我都为自己的聪明方法感到自豪,恐怕这是用这种方法下楼的第一人吧。我好不容易到了最后一级台阶,pp也好像不是自己的了。我站起身,来到宿舍门口。我想敲门,却没有手,想了想只好用脚踢了踢门。李娜开门看到我,好想看大猩猩一样,看了我半天,扑哧一声笑了,“妹妹今天打扮的好怪啊!我看看。。。。。”她把我拉进屋接开披风后大吃一惊。“妹妹你这是。。。。。你怎么不说话?你。。。。。。”接着她仔细看了我的口型器,看了我全是身的束缚和镣銬,眼泪哗啦啦救就流下来了。“老公,你受苦了,我替你解开好吗?”我点点头。“老公,我们辞职吧,在外面找个别的工作好好生活吧,你这哪是人干的活啊?”我摇摇头,心里想,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希望不要殃及李娜。李娜费了半天劲,终于把绳索都解开了,可是手铐脚镣却没有办法。我想要告诉她明天我还得这个装束去见刘静,就用眼神寻找能给她传递信息的东西,聪明的李娜拿了纸笔递到我背铐的手里,我就凭着感觉写着,告诉她耳有监视,不要说不利的话。学着刚才我身上的捆绑方法,明天早上还要原样绑好。你可以现在练习几遍,要不明天没法绑。李娜流着泪,在我身上反复练了几遍,终于可以绑的很像样了。最后她给我松绑以后,若有所思地抚摸着我身上的绳印子,她忽然想起什么说∶“老公,你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弄点好吃的”。可是她刚起身又坐下了,我的口型器让我什么也吃不成。她领我来到浴室,帮我洗澡。我的镣銬让我无法脱下衣服和内裤,李娜就用湿毛巾给我一点一点擦洗。看着她尽心尽力地为我做着这一切,我心里更加感动了,情不自禁地亲了她一口,我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她,不能让她也沦为刘静的奴隶。当她替我脱下内裤时,又是大吃一惊,她仔细观察着我的**带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给她写了清洗器的所在和用法。她一边细心的清洗,一边流泪。我不想再让她伤心,洗完就站起身离开浴室,想了想,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倒在床上想心事。过来一会儿,李娜从浴室出来,她看我躺在床上,就挨着我坐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又走进卫生间,不一会儿,她出了温柔的说∶“老公,你今天累了,就早点休息吧说,我给你盖好被子。”说完给我盖好被子,关了灯。我正奇怪她怎么突然这么早休息了,黑暗中感觉有什么东西罩在我头上,她的小手在我脸上摆弄了一会儿,接着我感觉到有一丝暗淡的光亮了,原来她在我脸上罩了一个东西,只露出两只眼睛和鼻孔,再点一只蜡烛。啊,多聪明的老婆啊,我高兴的不得了,但是也不敢动,也不能发出声响。李娜也为自己的小聪明暗自得意,她也不敢发出声响,就在嘴里咬了一个小牙刷,手里拿的纸和笔,“我写,你回答,如果是,你就用手拉拉我,不是就摆摆手。”就这样,通过这种特殊方式,她了解了我的处境和刘静是如何对待我的,我也有机会表达了对李娜的担心。就这样,我和李娜之间有了一次心与心之间的交流,让我们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李娜想了想,让我不要担心,我们一定要去改变这种状况。
    我的酒店生涯19–绳舞
    第二天早上,李娜把我捆好,替我披上披风,又搀着我上了楼梯。这次有了李娜的帮助,我很轻松地来到了三楼,李娜知道刘静在看,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我在去刘静宿舍的路上突然想到,如果我装作和李娜闹翻了,刘静会不会就放过李娜了呢?我要把这个想法告诉李娜。我到了刘静宿舍门口,看门虚掩着,就直接进了门,并把门关上跪在桌前等待刘静的指示。“小奴儿进来也不敲门,也不给主人请安,到底是主人比不上老婆好啊。”
    我心里真是冤啊,还没有办法说,只好对着她磕头。由于上身被捆绑,磕头下去竟一下子无法直起身,只好用脑袋支着地,听她继续说∶“不过看我你也不容易,我也就原谅你了,不过惩罚还是免不了。你先直起身,我看看应该怎么处罚你呢?不如你就这样去迎宾如何?”我吓坏了,要是这样在酒店曝光,我还怎么在酒店呆下去,我看着刘静直摇头,眼泪都流下来了。她看到我急成那样,淡淡的一笑。“好像你很不情愿,这才是真正的心理素质训练。不过你这样去也有损我们酒店的形象。今天好像你的媳妇很关心你,今天她不是休息吗,我看不如让她替你去迎宾,你呢在这里接受惩罚,这样你明天就可以正常上班了,而且她如果带上奴隶标志也许很好看哦。”我心里暗暗把这个女魔头骂了一千遍,把我折腾成这样不算,还老想打我老婆的主意,我一定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我流着泪把头摇得像拨郎鼓。刘静却不看我,打了个电话叫李娜来到宿舍。李娜来到刘静宿舍,刘静开门见山地对李娜说∶“李娜你是小乐的室友好朋友,今天她犯了很大的错误,我要惩罚她这样去迎宾,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我想只有你可以帮她。”“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惩罚她呢?她只是一个刚上班不懂事的孩子啊!我怎么样能帮她呢?”“我的眼里只有员工,谁犯错误都会受罚。我想你也很清楚我的做事方法。如果你想为你的朋友好,你可以戴着这个项圈替她迎宾,这样她就不会被大家耻笑。但是体罚还要在这里进行,但至少她不会名声扫地。”她继续说∶“但是这个奴隶项圈戴上可就取不下来了,你要想清楚。”我知道这是刘静要骗李娜当奴隶的诡计,你可千万不能答应啊。我努力挣扎着对李娜摇头。李娜泪眼旺旺地看着我,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项圈是钛合金打造的,一般意义上戴上之后就成为我的奴隶,但是我不会勉强你,你当然也没有必要为一个朋友放弃自己的尊严成为别人的奴隶。你可要想清楚哦。”我知道刘静是利用李娜的善良,用折磨我的方法来逼李娜当她的奴隶,最后把我们俩踩在脚下做她的夫妻奴。我的好老婆你可千万不要上当啊!我挣扎的更厉害了,想让李娜不要答应,李娜看着我痛苦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接过项圈背过身让刘静戴上了。我痛苦地倒在地上,哽咽着,心里万分痛苦。“迎宾的服装我已经准备好了,和她的一样,十四厘米的上锁高跟鞋,训练服,激励手脚镯,而且如果她犯的错误很严重,就可能经常会找你来替她接受处罚。”说完,刘静给李娜戴好装备,让她下楼迎宾了。我知道,李娜正一步步涉入刘静设下的圈套,我的心里懊恼万分,可我却无能为力。我挣扎着用脑袋蹭着刘静的腿想让她给我一个祈求的机会,可是她丝毫不理睬我。就在我放弃的时候,突然我感觉自己下体的填充物开始疯狂地跳动起来,本来就一晚上都没有释放,现在感觉更加强烈,我一下子瘫倒在地,忍受着那既痛苦,可又快乐的感觉,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刘静用脚把我从失意中唤醒。我一看,刘静拿着摄像机把我的丑态拍了个淋漓尽致。还把我的裙子掀开拍了些特写。我无暇顾及这些,只希望她玩够了就放开我,我也好解放一下。她又拿出灌肠的用具,打开我的**带,取出后庭的填充物,迅速给我灌充了一罐什么液体,又迅速把填充物塞了回去。这罐液体少说也有一升,我感觉自己的肚子好像翻江倒海似的,豆大的汗珠从我身上冒出来,我的衣裙立即湿了,我也好像虚脱了一般,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她架好摄像机,又在我身下摆了个盆,迅速抽掉我后庭的填充物,随着我畅快地宣泄,我的丑态也被她详细地拍了下来。看我完事了,她给我松了绑,让我把现场收拾干净,还用摄影机回放着刚才的画面,讥笑着我。我也顾不上很多,拖着疲惫的身子收拾完,顺便把自己下面也清洗干净,重新跪在刘静面前。“你媳妇已经替你去迎宾了,所以你也不用去了,就在这继续接受惩罚吧。主人今天很累,可是我的奴儿不争气,没有眼色替主人解乏,还老让主人为她忙东忙西,实在是不应该。你现在为我表演一会儿舞蹈吧,然后再为我按摩。”说着,让我换了演出服,站在房间中间,依旧用绳索为我做了一个五花大绑,双手高高吊在颈后,又把天花板上垂下的链子锁着我的项圈,又从另外一侧拉了一条绳索绑住我的左腿,另外一侧拉的绳索绑住我的右腿。随着头上链子的哗啦作响,我的脖子上的项圈让我不得不高高仰起头,接着我感觉到我的左腿有绳子拉扯的感觉,我挪动脚步向左移动,防止自己被拉倒,可是脖子上的限制让我又动不了多少,只好配合绳子的拉动抬起左腿,这时我又感觉到右腿的绳索开始收缩,只好放下左腿,移动步子向右,并抬起右腿,我还没有放下右腿,又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紧,勒得我直翻白眼,就放下双腿移动步子倒最松的地方,再踮起脚尖,终于缓解了脖子的危机。就这样,我左跳右摆,在无序的折磨下,表演着一场拙劣的舞蹈,刘静看着还不停地点评,还不时地拿鞭子给我来两下,有几次绳子拉扯得我差点摔倒,但由于我脖子上链子没有摔倒,可是也拉扯得我几次窒息。最后我终于可以快速敏感到每个地方的拉扯力而快速动作,避免了频繁的窒息。见我已经逐步适应了,刘静又加大了绳子的拉扯幅度,我不得不把腿踢的更高,脚尖也踮得更高,最后一次,我被迫保持了一个右腿被高高吊起,左脚踮着脚尖,身子好像悬在半空一样晃着,窒息的感觉让我随时会晕倒。又持续了一会儿,刘静看我已经到了极限,就把我放了下来,没有给我松绑,自己倒在床上示意我给她按摩,还说如果不能让她满意的话就会让我晚上或明天继续惩罚我。我知道我现在这样无论如何也是让她无法满足的,这只是给她惩罚我找个理由而已,所以我漫不经心地跪在她床上,用自己能用上的部位给她服务着。
    我的酒店生涯20–为奴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李娜回到刘静宿舍,汇报了一天的工作。刘静听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李娜,:“既然佩戴了奴+隶项圈,接受替小乐所做的奴+隶工作,就是她我刘静的奴+隶,也要遵守奴+隶的守则,今后见了我必须称我为主人,在没有外人时要一直下跪。以后会专门给你调囘教。现在你们先去吃饭,饭后回来接受认主仪式。”李娜听了也呆住了。她也没有想到这种遭遇会这么快降临到她身上。不答应,可是自己早上已经愿意替我承担责罚,戴上了奴+隶铭牌。答应吧,那两个人都将沦为刘静的玩物,痛苦终身。李娜呆呆地看看我,看看刘静,不知道该怎么办。
    “去吃饭吧,我可不希望我的奴+隶迟到。”说完刘静给我松了绑,给我塞好填充物,戴好**带,又给我戴好脚镣又用一根短链子连在**带下面的环上,这样我只能迈着小碎步,发出轻微的哗啦哗啦的声音走路。对李娜,她倒是没有进行束缚。就这样,我们俩互相搀扶着去了餐厅,这顿饭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吃的,一边吃,我的眼泪一边往下掉,李娜也忍不住陪着我掉泪。我在桌下拉过李娜的手,在她手心里写着——不,不,不,又写了——走,走。李娜也明白我的意思,拉着我先回到宿舍。
    李娜和我来到宿舍,先是抱头痛哭了一会儿,她把我推倒在床上,又替我盖好头,只露出眼睛,一边大声哭着,一边拿着笔和纸给我写着:“老公,我们不能这样活着,我们逃走吧,我们去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过自己的生活,要不我们一辈子都没有幸福的。我们今天晚上就走,好吗?”我想了想,为了李娜也只有这样了。我就点点头,掀开被子说:“老婆,不要伤心,只要我们好好伺侯主人,主人会对我们很好的,走,我们不要让主人久等了。”
    我和李娜回到刘静的宿舍,双双跪倒给主人请安。刘静早已做好准备,等着我们。刘静先拿出一个臂铐,把我的上臂从后面铐住,又用手铐扣住我的手腕,并用链子拉扯到脚镣的链子上,我的手臂在金属的桎梏下,只能无奈地小幅摆动。她又给我下面塞上振动器,再用**带封上。我的嘴再一次被口器填满,最后从天花板上垂下的链子吊着我的项圈,让我笔直地立在房子边上,没有丝毫的活动余地。刘静对李娜说∶“她是我的大奴+隶,我叫她奴儿,你是我的二奴+隶,我就叫你小奴儿,同时叫你们就喊奴儿们。明白了吗?奴+隶的装备是必须一致的,所以我现在要为你举行仪式并且完善你的装备。”说着刘静打开摄影机为李娜进行了一次和我一样的收奴仪式∶奴囘隶项圈、电击手脚镯、奴囘隶训练服、下囘体填充物、上锁的**带、大囘腿环、监视耳环、ru环和yin环、口器、以及有着她刘静字样的纹身。唯一不同的是她把我的14cm的定时锁高跟鞋给李娜穿上,却给我换上了一双18cm的定时锁高跟鞋,让我几乎是以芭蕾的姿势站立。我无奈地看着这一切,心中的悲凉无以言表。最后刘静又给李娜也带上脚镣,背铐得高高的,吊在房顶上,然后拿着皮鞭开始抽打我们。每抽一鞭,我们的身子都不停地战栗,我们很想躲闪,可是我们身上的禁锢让我们无法逃避,只要默默地承受。
    她终于打累了,轻蔑地对我们说∶“这是我茶余饭后的健身cao,你们要随时满足我。从今以后,你们要无条件地接受我的任何调囘教。”说完她放下李娜,让李娜跪在地上,“今天你先学习如何为主人服务。今天为你们忙了半天,现在用你的嘴为我洗脚。”李娜哪有这个思想准备,死活也不肯,刘静一时性起,抓囘住李娜的头发,把李娜的头按在自己的脚上,并让她把自己的脚舔干净。李娜在痛苦中耻辱地舔囘着刘静的脚。。就这样,刘静整整一晚上没有放过我们,眼看快上班了,她把我们放下来,简单地给我们化了妆,给我们戴好口器,让我们直接去迎宾。李娜遭受了一晚上的痛苦折磨,早已经快支撑不住了,现在还要去迎宾,腿都软了。我搀着李娜,两个人慢慢地挪着步子配合着下了楼去前厅迎宾,我还是第一次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几乎就迈不开步,高跟鞋造成前脚掌疼痛难忍,再加上一晚上的疲惫,让我们几次都差点昏倒,要不是我们俩互相照顾,可能就瘫倒在门口了。
    终于到了午餐时间,我们来到刘静宿舍,她给我们去掉了口器,给我们喝了点水,让我们去餐厅吃完饭,又带我们回到宿舍。“我平时怎么教你们迎宾的?像你们那样懒懒散散哪有一点淑女形象?今天下午你们就跪在这里好好思过。”说完把我们反铐着跪着拴在她桌前。李娜转过头,满眼酸楚地看着我,泪水沿着脸睱往下囘流。我知道她此刻的心情,她现在理解我当初的遭遇,也明白我为什么竭力阻止她不要答应刘静,现在想什么都晚了,事情已经发展到我们无法控制的局面,按照我们现在的处境,在这种严密的拘束下,想要逃走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我只能用头为她擦去流出的泪水,默默地安慰她。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个就是我们俩尽量巴结好刘静,讨得她的欢心,让她高兴以后可以让我们少受点罪,另一个就是寻找机会以后逃出去,但这恐怕是难以实现的。
    李娜跪了好久,终于坚持不住了,昏倒在桌前,我眼睁睁看着却什么也做不了。刘静看了,拿凉水把李娜喷醒,给我们打开手铐,让我们又给她按摩了一阵子,给我们去掉口器,吃了点东西,又把**带去掉让我们释放了一下,然后给我们又全副武装,戴上口器和**带,从前面带上手铐,让我们回宿舍休息,明天继续接受调囘教。就这样,我们一边躲避着防止碰到熟人,一边步履艰难地回到宿舍,进了门,我们俩就拥在一起抱头痛哭。现在已经被拘禁,随时被监视,有口不能说,有腿不能行,有手不能用,和监狱的囚徒没有两样。我们呆呆地坐着,逃跑的想法已经成为泡影。哭了一会儿,我们等鞋子的锁扣开了,就快快地洗了一下,然后带着全身的疲惫,进入梦乡



    相关推荐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